谷有钱:踩在一切有轱辘的东西上

2014年12月04日 11:28
我叫谷有钱,这名字其实是以前拍过一个短片里的角色名,却慢慢变成我的名字。后来我又有了各种各样的名字,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最重要的是我喜欢踩在一切有轱辘的东西上。


大概四岁时家里买了第一辆单车给我,后面带两个辅助轮那种。两年后,它已经下遍了小县城里的小台阶,虽然不是每次都用轮子着地。后来陆续有了摩托,滑板,还有旱冰鞋和更多单车,这些东西都不高级也不贵,但慢慢占据了我的整个童年,后来又顺便占据了大半部分青少年时期。在那个晚上根本出不了家门的年纪,我无论玩到多晚都可以。甚至有几次太晚了小区锁门,我爸会下楼来帮我翻墙运单车,那时都已经快高考了。

有时回过头去找,发现那些年的记忆似乎完全揉在一起了。只有日复一日的单车和滑板,还有永远好不掉的疤和脚下柏油马路轻微均匀的质感,好像一切都在轱辘上。

可后来的事情并没有像想象那样发展,几乎没有任何挣扎,我就突然不骑车了。上大二时课业越来越忙,当时身边那辆 BMX 被放到学校停车棚的角落,落满灰尘和车棚管理员家稠乎乎的腊肉油滴。一起骑车的朋友也都越来越少有机会见面,后来偶尔玩朋友的车时才发现居然连 Bunny hop 都快不会了。毕业离开宿舍那天,去找隔壁宿舍一个朋友聊天,他正准备骑车去西藏,挂满行囊的车子就放在空荡荡的宿舍里。我坐在他和车子对面的空床板上打电话回家,那时大家在找工作,有的同学已经拿到了offer,爸妈当然不会同意,我也没再争取。之后就是各种各样的面试,洽谈,准备入职。

结果这时命运又摆了我一道。

几天后我接到一个电话,然后急急忙忙赶回家。推开门只见一群陌生人围坐在爸妈身边,地上摆着一个奇怪的木盒。那些人你一言我一语,之前那些零散的记忆终于组合起来。原来我是拉冈木族首领的第六代后裔,上一位酋长死后,我爸必须回去领导整个族群,我们全家都要离开这个城市和我熟悉的一切。而我,必须迎娶邻族酋长的女儿 .....抱歉,我没忍住。

几天后我接到一个电话,赶到丽江协助一个朋友的剧组拍摄。其中有一个跟拍骑行西藏的环节,之前沟通好的骑行队伍出了一些状况,于是我们在找来当地的骑行爱好者临时组建了一支队伍,包括我,于是那个骑行西藏的梦想就这样阴差阳错的实现了。我当即一一回绝了正在洽谈的所有工作,这次爸妈没再拦我。当时骑了多久,路过哪些地方,全都想不起来了。记忆里只有风声,呼吸声,还有美到忘记拍照的一切。但很快我就发现,我并没有在纯粹的享受骑车,而是把它当作一个工具,让我去享受沿途的山石和空气。

从西藏回来几个月后我就来了北京。北京很大,去那里都要一個小時,沒有铒丝也沒有便宜的水果,偶尔还要和很多不认识的人挤在小铁盒里,总觉得人生都花在了路上。


或许我并不喜欢骑车,至少不是热爱,那些突然就不骑了的日子也没有丝毫挣扎。但看着地铁里把手机菜单划来划去不知道该选哪个的陌生人,我还是很怀念轮子和柏油马路摩擦的声音。于是我几乎是憋着一股怒气,迅速买了一辆自行车。只是遇到特别远的距离或者恶劣天气时还是只能坐地铁,又想方设法买了可以带上地铁的交通工具来弥补那段无聊的步行距离。慢慢的,我去了很多走路和坐车都去不了的地方,开始赤脚骑车,踩滑板和滑车到处乱逛,照准阳光从头顶透过来的缝隙一遍一遍钻。日子突然鲜活起来。

这时我才意识到,同样的路,只要是骑车或踩滑板走过,我的愉悦程度都会翻个倍。我确实不爱单车,也不爱滑板,只是一直衷情于让 “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 这件事变得更便捷更有意思。

undefined

前那些零散的记忆终于组合起?来,哈哈,这次是真的。我的一堆单车滑板,还有别的有轱辘的东西,我那些轮子缓缓滑过光斑的视频和照片,还有我们的“移动公司”700,一切都不能更棒 ,NOW IS GOOD!

这个时代从不缺梦想 ,可转发那么多心灵鸡汤后 ,身体和灵魂却还在地铁里玩手机。我们都该试着从铁盒子里走出来,哪怕试一下也好。

undefined

 
 
更多关于谷有钱的精彩内容请通过视频浏览:



(图文:谷有钱,700bike视觉设计师)
700TEAM  //  Tags:700BIKE、700、柒零零、谷有钱、轱辘、西藏  //  3696 次浏览